设置

关灯

第10节

    

第10节
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  这种无力感从她懂事后便一直笼罩着她。
      在她明明舍不得,却无数次将自己心爱之物赠给弟弟,以期望获得妈妈“表扬”之时。
      在她高考获得的高额奖学金被妈妈拿给弟弟,而她拼尽全力也只能保住一个学期的学费之时。
      在她想离许翊远远的,却被老板半逼着举起糕点盘,冲许翊虚伪假笑之时。
      ……
      她也想随心所欲,她也想将时间花在更有意义、更值得的事情上面。可她更多的是害怕。
      走错一步,也许就会万劫不复。
      她根本没有试错的资本。
      褚楚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够辛苦够不容易了,为什么许翊还总喜欢窜到她面前,高高在上地嘲讽她?
      她不过就是不小心泼了他一碗面条,她跟他认错还不行吗?
      褚楚越想越委屈,滚烫的眼泪瞬间涌上眼眶,哗啦一下顺着脸庞往下淌。
      第八章斯文(八)
      许翊似乎被她的阵仗吓到,素来慵懒闲散的表情也没绷住。他蹲在她旁边,一声接一声地安抚。
      “喂,你别哭。眼泪对我可半点不管用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我一句重话没说,你好歹告诉我你在哭什么吧?”
      “姑奶奶,别哭了。您看我给您磕头认错成吗?”
      褚楚心里清楚,她哭只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,其实跟许翊完全没啥关系。但许翊自负地以为她是因为他哭,从而做小伏低、小心翼翼地哄着她,褚楚便忍住没告诉他实情。
      谁让他老是欺负她,谁让他一下点破自己的不堪。她就是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,装了那么久,需要他多嘴戳破吗?
      褚楚哭够了,对许翊的排斥稍微小了些。此时此刻,她非常想找人聊聊天,倾诉一番,可身旁只有许翊。
      勉强凑合一下也尚可。
      褚楚泪眼婆娑地抬头看他,低声啜泣着,问:“许翊,你缺过钱吗?”
      她发誓,只要许翊肯讲两个他过去的悲惨经历,让她觉得他们同病相怜,她就立刻、原地原谅他。
      可许翊想了许久,摇了摇头:“没缺过。”
      末了还特意强调一句:“想要什么,轻而易举。”
      “……”
      褚楚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再次崩溃。
      直到将哭哭啼啼的褚楚送回寝室,许翊似乎也仍处于懵圈状态。而褚楚哭了一晚上,心头的压力减轻许多,一觉醒来,早就没有昨晚那么难受。
      无论如何,下学期的学费要接着攒,日子也还要继续过下去。
      褚楚给自己鼓了把劲,又恢复到平时元气满满的状态。
      她笑着推开蛋糕房的玻璃门,扫视一圈,却没有找到老板矮胖矮胖的身影。
      收银台前,站着一个陌生的男生。
      他背对着她,身上穿着件草绿色的格子衬衫,脖子间打了一条艳紫色的领带,再往上看,那一头橙色的假发里,依稀嵌着双毛茸茸的狐狸耳朵。
      褚楚认出这是狐狸尼克的造型。
      “你是新来的兼职吗?”褚楚犹豫着上前,略显不安地问道。
      “尼克”缓缓转过身,微敛起眸看向她,